京师谭波律师:错漏交强险无责赔付和共同侵权按份赔偿责任 ——一起“无意思联络共同侵权”案件的合同法检

雷竞技电竞-雷竞技Raybet官网-雷竞技注册

文章要旨

    客户以一起生效侵权赔偿案件原审错判为由,委托笔者设计再审。推演发现:在实体法上,受害人错误认识交强险赔偿对象、忽视“无意思联络共同侵权人”范围和按份赔偿责任;在程序法上,对“一事不再理”规则亦有不当理解。笔者在检讨既有诉讼策略的同时,也另行提出可能的补救方案,即针对受害人遗漏共同侵权人的现状,尊重既有裁判,以“共同侵权”理论为基础,以“事故发生时受害人脱离本车人员范围”为理由,另案起诉另一侵权人及其交强险投保公司,而非徒劳发动再审。

编者按

    “再审”意味着推倒既有生效判决,从头再来。为此,除非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贸然发动再审,等于去打一场无准备之仗。对于当事人提出的再审需求,雷竞技注册在充分尊重之时,更需要把法律、案例检索深入到毛发,把证据梳理细致到毫厘,把法律关系推敲到极致,才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和诉讼策略设计,才能真正以专业知识服务客户、引领客户。

案情简介

    2015年,甲(乘客、受害人)乘坐乙(本车车主)驾驶的两轮摩托车(驾驶证、行驶证、交强险均齐备)与丙(对方车主)驾驶的电动三轮车(无牌、无保险)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甲6级伤残。警方认定:丙方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为“机动车”,与乙方承担事故同等责任。
    2016年甲将丙方告上法庭,索赔各项损失计约55万元,并要求丙方承担交强险项下的“无责赔付责任”,即在交强险额度下的12万2千元(笔者注:依据《交强险条例》11万元为残疾赔偿金、1万元为医疗费、2000元为财产损失)范围内全额赔偿,剩余部分按照50%的比例进行赔偿。
    法院一审判决书主文部分认为:电动三轮车无法购买交强险,丙方未购买交强险并非其自身原因,虽被行政机关设定为“机动车”,但无须承担交强险项下的无责赔付责任。丙方只赔偿55万元之半。
客户需求

    因丙方、乙方经济困难,均无赔偿能力,而甲方基于亲情关系,亦未起诉乙方。现一审判决生效后(甲方未上诉),甲方无法实际得到丙方赔付。客户的核心需求在于希望能够将保险公司引入索赔索偿对象。故而向笔者咨询、帮助设计解决方案。

解析思路

    通过分析案情、研究法规、判例,结合受害人需求,笔者归纳出解析思路如下:
    1.生效判决是否存在错判:丙方是否应当承担交强险项下的“无责赔付责任”?
    2.受害人是否应当起诉乙方(仅购买了交强险)和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是否承担对本车乘客的交强险责任?
    3.受害人损失是否属于多因一果的“无意思联络共同侵权”?受害人仅起诉丙方,是否属于遗漏侵权人,法院判决丙方分担损失,是否属于错判?
    4.从程序法角度看,受害人在未启动再审撤销原判的前提下,是否可以另行起诉乙方及其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
解析路径

 1.生效判决是否存在错判:丙方是否应当承担交强险项下的“无责赔付责任”?
    (1)[前提事实]“丙方所驾电动三轮车被警方认定为机动车”。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条第3项和第4项区分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的范畴,其中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
    案涉电动三轮车是否属于非机动车的范畴,应通过结合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于1999年制定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以及《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04)的规定来予以分析。《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了电动自行车最高车速应不大于20km/h,整车质量(重量)应不大于40kg,而《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规定“无论采用何种驱动方式,其最高设计车速不大于50Km/h,且若使用内燃机,其排量不大于50ml的两轮或三轮车辆,包括两轮轻便摩托车和三轮轻便摩托车,但不包括最高设计车速不大于20Km/h的电驱动的两轮车辆”。(参:《公安部交管局在对江苏省公安厅就电动三轮车涉及的交通事故及交通违法行为如何处理进行的答复》)故本案中警方对电动三轮车属于“机动车”的认定是正确的。这一认定足以产生行政法上的后果,但是否产生和影响民事责任的承担?
    (2)[法律效果]电动三轮车是否属于交强险赔付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被告(丙方)所驾驶之电动三轮车已被认定为“机动车”,是否可以援引《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要求丙方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故而主张原审错判,要求重审。
    笔者认为,这一观点不能得到支持:
    首先,从文义解释和体系解释的角度看,《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所称的“机动车”,必须配合其第二句中的“投保义务人”进行理解。肇事电动车虽认定为机动车,但由于没有列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机动车目录,在实践中行政管理部门对电动车的管理未按机动车管理的方式进行,电动三轮车不符合机动车注册登记的条件,保险企业也未得到保监会授权对电动车办理购买交强险业务。故丙方不是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
    其次,从法益衡量的角度看,丙方未投保交强险属客观不能,并无主观过错,让其承担行政管理缺位造成的损失,不符合我国民法的归责原则。周瑞平、谈德军、杨军在《电动车肇事,能按机动车肇事处理吗?》(发表于《人民法院报》,2016 年8 月14 日,第3版)一文中,梳理出各个法院判决的主流意见仍然是不强加予电动车一方交强险义务。故原审判决对此并无不当。
    2.受害人是否应当起诉乙方(仅购买了交强险)和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是否承担对本车乘客的交强险责任?

    (1)一般情况下,乘客属于“车上人员”不属于本车交强险赔付对象
    [法规和合同检索]:行政法规与保险业格式合同存在细微区别。
     “交强险”是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的简称,其赔偿对象,作为行政法规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条例》(简称《条例》)和作为保险行业格式合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条款》(简称《条款》)表述并不一致。《条款》(参:《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条款》第五条规定:“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 规定赔付对象不包括“本车车上人员”。而《条例》(参:《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规定为不赔付“车上人员”。有观点认为,“本车车上人员”是对“本车人员”的扩大化解释。“本车人员”应属与保险机动车具有直接物权支配的人员,如车辆所有人、驾驶人等,而不应包括机动车上的搭乘人员。《条款》在确定“本车人员”时,将其扩大为“本车车上人员”,该内容明显与《条例》相冲突,属于格式条款,根据《保险法》第三十条有关“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之规定。因此,应当依据《条例》,认定乘客不属于“本车人员”范畴,保险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笔者认为:关于“本车人员”的范围,应当接合《保险法》作系统理解,既然保险法规定了“第三者责任险”和“车上人员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参:“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亦将此争议名词改写为“本车上人员”,故乘客被一般性的排除于交强险赔付范围外,当无疑义。
    (2)特殊情况下,乘客在事故发生时脱离本车人员范围,亦可成为交强险赔付对象
    公报案例:《郑克宝诉徐伟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兴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08年第7期),阐明:判断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而受害的人属于“第三者”还是属于“车上人员”,必须以该人在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第三者”。故,本案中,甲方基于其受伤情况的特殊情形,不能排除事故发生时,身体脱离所乘车辆,甚至受其二次碾压伤害的情况。甲可以在搜集相应证据的情况下(笔者注:该组证据存在较大收集难度),进一步考虑从程序上起诉乙方及其保险公司的可能性。
    3.受害人损失是否属于多因一果的“无意思联络共同侵权”?受害人仅起诉丙方,是否属于遗漏侵权人,法院判决丙方分担损失,是否属于错判?

    (1)《侵权责任法》修订了《最高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关于“无意思联络共同侵权”责任承担的相关规定,有力学说指明,该种情形下,共同侵权人应当承担“按份责任”(程啸,2011)。故本案中,甲方的正确诉讼策略本应是将乙方及其保险公司、丙方共同纳入索赔对象。
    (2)本案生效判决丙方承担50%赔偿责任,受到“不告不理”规则的约束,原告未起诉乙方,故法院不能主动要求乙方承担责任,因此,本案不属于遗漏共同侵权人(乙)的错误判决。
    4.从程序法角度看,受害人在未启动再审撤销原判的前提下,是否可以另行起诉乙方及其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

    根据生效裁判文书的既判力规则,甲方损失之半已为生效判决确定,尽管该判决金额并未得到实际执行,但就该部分赔偿金额,甲方不得将其重复计算后另案起诉乙方。但甲方有权将全部损失的另一半金额,既除去已为丙方判决赔付的金额另案起诉。从程序法上看,甲方之损失相关证据,如原始发票等,已作为证据材料封卷提交,甲方对此部分事实可直接援引生效判决的事实认定相关部分,而免于证明责任。

法律意见

   1.去除已为生效判决确认由丙方赔付的金额(50%),甲方应当以“无意思联络共同侵权人”理由,立即起诉乙方及其保险公司。以“事故发生时已脱离本车”为由,向乙方所投保险公司主张“交强险”赔偿责任。
    2.基于本案之共同侵权人无实际赔付能力,受害人应当援引《条例》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国家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下称:救助基金)。对有肇事机动车未参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情形时,道路交通事故中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丧葬费用、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由救助基金先行垫付,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有权向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可见,受害人除通过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外,还有通过救助基金获得赔偿的权利,以尽量减轻损失。
参考文献

1.程啸,《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
2.周瑞平、谈德军、杨军,《电动车肇事,能按机动车肇事处理吗?》,《人民法院报》,2016 年8 月14 日,第3版。


  • 返回顶部
  • 025-69611800
  • QQ客服
  • 关注我们
    关注你附近